•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落雨的小说在线阅读

    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落雨的小说在线阅读

    精选热书《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由著名作者落雨著作的古代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落雨,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太子和大皇子看似好兄弟一般的走向花灯台,但两个人都各怀心思,直到灯台周围的一股香味弥漫在他们身边,好

    章节阅读

    太子和大皇子看似好兄弟一般的走向花灯台,但两个人都各怀心思,直到灯台周围的一股香味弥漫在他们身边,好清新的香气,不似宫里香囊的醉人,却让人感到舒心,权枭离鬼使神差的抚上花灯,这花灯纸张不像平时花灯纸张的粗糙,摸起来更比较细腻。

    呵!权枭离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么新奇的想法除了阙若羽还能有谁,权枭离不知怎么的就非常肯定这是阙若羽做出来的,要不就是她出的主意,难怪他在座位上看着今年的花灯有些不同,到底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只好拉上大皇子权琅渊当借口,上来一探究竟。

    果然,让他给发现了!这小妮子准备干什么?权枭离现在很感兴趣阙若羽的计划,如果说上次的花是为搏得一个头彩,那这次有时有什么大的计划?

    “大哥我甘拜下风,二弟的还是技高一筹,本王认输了”权琅渊默默汗颜,让他对阵权枭离这个大变态,十有八九他都只有输的份……

    “大哥承让了。”权枭离对权琅渊微一邪笑,算是对权琅渊陪伴的感谢。

    权琅渊感觉背脊发凉,丫的,能不这样看着本皇子行不?怎么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权枭离对权琅渊的幽怨视而不见,转向皇上权景辉,“父皇,儿臣见花灯材质独特,样式新鲜,不知今年是何人准备的花灯?”权枭离说的有些好奇,倒也引起了皇帝的注意。

    “哦?何来新奇,太子不防说来听听?”皇帝表示竟然令有权枭离感到欣赏的东西。

    “今年花灯材质不似往年那般粗糙,反而更显细腻,制作花灯的人也不担心,这纸张太过细腻会写不上字,而且,这花灯的香味非常的独特,远处似乎是没有任何香气,近身一问,也可以发现这香气似有似无,沁人心脾。”权枭离说得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

    在权枭离的讲解下,大家仿佛真的看到了花灯柔软细腻的材质,问到了淡淡的香气。

    这时,皇帝身边的奴才也适时递上了一个花灯给皇帝,皇帝拿着那盏花灯看里看,然后递给旁边的皇后。

    “确如太子所言,朕也觉得这花灯设计巧妙。”皇帝很欣赏的点了点头,皇后端着那盏花灯观摩了一阵,若有所思。

    “皇上,臣妾也认为这花灯实在是与平日里所见的花灯大有不同呢!不知是何人所为?”皇后看见皇帝如此喜爱,也表现出了相应的好奇。

    小卓子心里万分欣喜,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晋升为一等总管,小卓子心里万分感谢阙若羽,决定以后“罩着”阙若羽。

    “谢皇上隆恩,奴才定当竭尽全力辅佐富贵总管协调好宫中之事。”

    “嗯,你下去吧,阙若羽留下。”

    小卓子俯身退下,给阙若羽留了一个感激的眼神。阙若羽感到诧异,她没想过皇帝会将她留下来,她心里万分的苦,周围的人没一个省油的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你不要朕的赏赐,接下来会有一些好看的歌舞,留下来欣赏欣赏。”皇帝想法很简单,阙若羽既然不要他的赏赐,那他留她下来也算是是一种赏赐,他也算是给了的,虽说她很欣赏阙若羽,但是他是不会让人说他大云龙国赏罚不明的。

    “是,谢皇上。”阙若羽汗颜,就为让她欣赏歌舞把她留下来,身为二十一世纪优秀特工的她这些还看得少了吗?

    阙若羽安静的走向大殿一侧服侍主子的奴婢之中,低着头,根本无心思去欣赏歌舞,脑袋飞速的转动,琢磨要怎样尽快的远离冷宫。

    这一群奴婢站的位置本就是属于大殿旁侧,没有光照耀着她们,使得她们在底下私自的较量着,谁都不服阙若羽被皇上奖赏,看阙若羽来到她们身边,心里一阵嘲讽……她们以为阙若羽是好欺负的主,看着阙若羽一直低着头,一群人都不住往阙若羽那边推攘着。

    阙若羽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现自己竟然被推到了太子权枭离和大皇子权琅渊之间,阙若羽无力仰天,运气要不要这么好,竟然到了这个登徒子旁边,但愿不要看见她。

    “不要乱动!”权枭离沉声低斥后面的一群宫女,阙若羽都在他旁边了,还乱动什么。

    阙若羽汗颜了,越不想什么来什么。

    权琅渊听见权枭离的低斥,转过头来看他,却在无意之间发现了阙若羽的存在,权琅渊珉笑,如一缕春风洒进这气氛沉沉的大殿,令得身后的一众宫女惊叹出声,大皇子也太美了吧,一定要嫁给大皇子,大皇子对女人可是出奇的好,不似太子这般冰冰冷冷。

    权琅渊出声叫过阙若羽,“这边来,那边太挤了。”

    “是。”阙若羽走向权琅渊,这些宫女挤得她很不爽,她很想拉过她们全部揍一顿,可是却无可奈何,能到一个宽敞点的地方也不错。

    “哼!没想到大哥如此怜香惜玉。”权枭离心里是有万分的不爽,看着阙若羽离他近了,却被权琅渊叫走了。

    “皇弟说的是,美人当然是用来疼的,岂能和泛泛之辈相提并论。”后边的一众宫女听得是无地自容才,论美貌她们是远远不及阙若羽的。

    “都是宫女一干的身份,没什么特殊,犯不着皇兄如此袒护。”权枭离很不满权琅渊对阙若羽的袒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