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梅落石桥,花开两岸浅墨小说-梅落石桥,花开两岸免费阅读

    梅落石桥,花开两岸浅墨小说-梅落石桥,花开两岸免费阅读

    有不少朋友在找一本叫《梅落石桥,花开两岸》的小说,是作者浅墨最新写的古代生活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在线阅读全本小说,下面是精彩内容:石梅抬了抬嘴角,没有回答。阮桥看着沉默不语的石梅,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确,在阮家,他是大少爷,独生子

    章节阅读

    石梅抬了抬嘴角,没有回答。

    阮桥看着沉默不语的石梅,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的确,在阮家,他是大少爷,独生子,家境本身就不错,父母本身就没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再说了,即使有什么糟心事,父母也不会告诉他,只要是花钱能解决的,或者找关系可以解决的,貌似在阮桥看来,家里没有过什么过不去的坎。于是,对于石梅的疑问,他从心底里不好回答。即使,他知道身为晚辈,自应该为父母解忧,可是每个人的处境不同,在这个年纪,有些事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吧!你让你爹娘去找我家说道说道,我觉得一般的事情,我家里应该能帮得上忙。”阮桥拍了拍石梅。

    “是啊,有些事情,你家里肯定能解决。但,清官难断家务事,家里的事情,有时候外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石梅摇了摇头。

    “那也不至于你退学吧!”

    “咱俩不一样,家庭不一样,性别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你没法体会的。”石梅把头更低下去,闭上眼睛。

    “我怎么有点听不懂你的话了。”阮桥显得有点尴尬,“这个跟性别有什么关系?学习是自己的事情,上好,上不好,这可都是自己的以后的前程啊。你可要考虑好,不要轻易给自己的未来下定论。”

    “哎!未来……连现在都很难过去,未来又在哪里呢?”

    石梅抬起头,看着窗户外面光秃秃的樱桃树。仿佛自己就是樱桃树上原本翠绿欲滴的叶子,现在赶上冬季来临,早就不知道被北风吹到哪里去了。

    “我在考虑一下吧。桥哥,如果我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愿意帮我吗?”

    石梅眨着眼睛,有一种难以捉摸和超出自己年龄的成熟油然而其。她紧紧盯着阮桥,像正在审讯犯人一样,目光如炬。

    “帮忙?什么忙?”

    “我是说如果。”

    “行,只要我能帮上的,你尽管来找我。但,我还是不放心,你可别犯傻,做一些傻事!”

    石梅笑了笑,说:“嘿嘿,放心吧,桥哥!我自己心里有数。我还要告诉你,我如果决定要做一件事,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去做好,让大家都对我刮目相看。如果有可能,我要打破一些咱们这里腐朽老旧的思想!”

    阮桥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块长大的小姑娘,突然有些肃然起敬。

    “行啊你,想不到你觉悟这么高!放心,我会帮你的!也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两个人聊了很久,阮桥才离开。石梅娘看着阮桥离去的背影,深深望了一眼。

    石家最近老太爷高寿,也就是石梅的太爷爷。

    如果按照传统,亲戚来拜寿,理应在石家老大家摆设酒席,也就是石梅家。石梅爹是家族长子,必然要承担起家族里大大小小的重要会客。

    但,农村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如果长子家没有后代,或者后代里没有男孩,那他就不具备长子的一切权利。这个权利就要转移给自己有男孩后代的弟弟、堂弟。石梅家就面临着这种尴尬的境地。本身,石梅爹娘就是老来得女,现在这个条件再要一个那就是要命。为了石梅娘考虑,石梅爹坚决不再要。如此一来,石梅家在家族里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不怪石梅爹整日抽旱烟解闷,只是这世道,比他的心还狠。

    老太爷这天十分高兴。他看到满堂子孙都来贺寿,脸上顿时显出了长寿的红晕。

    “腊梅,过来!”老太爷指着石梅,让她过去。

    石梅当时正端着菜,给厨房送过去。

    “太爷,啥事啊,厨房还正忙活着呢。”石梅冲着老太爷咧嘴。

    “小姑娘家家的,听太爷话,你那手就不是忙活厨房的料。将来啊,考大学,能干大事的!”太爷端起酒杯,一口喝掉半杯,“咱就在这里说清楚了啊,我老头子也没多少值钱的东西,她爷爷奶奶记住咯,我枕头里缝着的那块布,留给腊梅了!”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

    “嗨,太爷说的这是什么话!今天是高兴的事情,腊梅一定不会让太爷失望的!”石梅笑着跑开了。

    全场重孙重孙女不少,唯独老太爷点名夸了石梅,在这大寿的节骨眼上,当着大家的面,还说把遗物留给她,别人脸上就显得有些不开心。虽然他们都知道,这老太爷手里不会有值钱的东西,否则,一辈子了,几代人,从来没过上什么好日子。所以,这破布的事情,谁也没放在心上。

    这也怨不得老太爷偏心。除了拜寿,这些看上去油光满面的后辈们,向来不会过问老太爷的生死。只有腊梅,只要假期或者平时回来得空,就去爷爷奶奶家找太爷聊天,讲一下学校里的趣事。老太爷听着,就感觉这孩子上学一定会有出息,他也觉得只有上学,才能让这一辈人改变自己思想。那老一辈的陈旧教条,实在是让人生厌,也实在是逼得有些人没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