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御雷记折冲免费阅读-御雷记版

    御雷记折冲免费阅读-御雷记版

    御雷记都市小说《御雷记》全文在线阅读,看折冲笔下的主角折冲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此时终南山上一处山峰的老松树下,一个古朴的石桌上面刻画着纵横棋路,石桌两侧对坐着两个人,一位是须发皆

    章节阅读

    此时终南山上一处山峰的老松树下,一个古朴的石桌上面刻画着纵横棋路,石桌两侧对坐着两个人,一位是须发皆白的老者,额头异常突出,满面红光,一副福禄之相。另一位是个中年人,黑发披肩,眉目英俊,目光深远,气度不凡。

    两人正在对弈,黑发中年人忽然停住拿着棋子的手,另一只手掐诀推算起来,片刻之后已经知晓大概,他展颜笑道:“南极,这局你又输了,将军!”说罢只见他落子之后不再看棋局,回身大袖一甩,一道流光自袖子飞出,瞬息之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被唤作南极的老者低头细细看了一遍棋局,气呼呼的说道:“云中,没有你这样抢桃子的!”说罢从身边的拐杖上取下一枚鲜红的桃子抛给黑发中年人。中年人捧起桃子哈哈大笑道:“如何,再来一局?”

    ……

    此时云家众人望着供桌,心中不禁狂喜起来,一来自家的祖先多年以来并未忘却云家,如今如约赐下功法,自己更是亲眼所见。二来云家有了完整的云诀日后实力必定更进一步。

    云青岫激动的高声叫道:“云家子孙谢云祖赐功,云祖恩德永不敢望!”说罢众人叩拜谢恩。

    云青岫起身后走向供桌,只听云清氏说道:“且慢。”众人望向云清氏,只见她面无表情的说道:“云下诀乃是云冲所悟,云祖认可之人也是他,此功该交由云冲处置,我们云家子孙,不可违逆祖宗心意。”云冲急道:“奶奶,这……”云清氏摆摆头,说道:“此乃云祖心意,不可违逆,此枚玉简你回去之后将真气渡入其中,便可查看内容,切记不可外传。”说着她拿起先前落在供桌上的东西,原来是一枚晶莹的白玉简,说罢递给云冲。

    云冲接过云简,说道:“奶奶,冲儿并不想独占此功,将其中内容拓印下来,分发给族中各人吧。”众人听到此言不禁松了一口气,却见云清氏摇了摇头,说道:“此事容后再议,你先将功法记熟在心,再来定夺。”云冲只好点头将玉简收入怀中。

    云清氏转过身去对着众人说道:“好了,我之前嘱咐之事孩儿们不可忘了,今夜之事可见云祖福荫依旧,云家日后必定愈加强盛,如我白日所言,今日之后云家全由云青岫做主,你们定要更加出息,也好让我过一过舒心的日子,都散了吧。”

    云中迷迷糊糊的走回住处,坐到椅子上发了一会呆,今日发生之事太多,他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出去吩咐枫伯准备沐浴更衣,枫伯乃是云家派来服侍云冲的老者,平日就住在云冲住处的隔壁,他乃是从小跟随云冲祖父云柏的老伙计,为人忠厚可靠,云冲对其颇为倚重,主仆二人关系融洽。

    坐进浴桶中云冲顿时感到浑身上下一阵轻松舒爽,他将全身浸入温水当中,枕着桶沿望着升腾的雾气,云冲开始思索规划着自己的将来……

    出浴之后云冲匆匆擦干全身,挑了一条短裤穿上,赤着上身就往卧室走去,枫伯在后面提醒道:“少爷,当心着凉!”云冲朝身后摆摆手,说道:“枫伯,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说罢走进卧室,来到一个宽大的书架旁,伸手朝书架上的几本书拍打起来。只听“咔”的一声,宽大书架竟向旁边移动过去,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云冲早有准备,接过蜡烛拾阶而下,后面书架自动回归原处。走了十几级台阶,来到一堵六尺见方的石门之前。云冲运足掌力,右掌抚上石门,将石门向内推动半尺的距离,而后伸手在门边摸了摸,突然一拉,只见两扇石门轰然中开。

    云冲显然对此处非常熟悉,行走如风将石室四壁上的蜡烛一一点亮,可见这里是一个三丈见方的石室,室内陈设简单,只有一床一桌一椅,四壁、地面和床桌椅皆是石制。原来此处自云冲九岁就修建完成,石室和沿路机关皆是云冲自行设计,是属于云冲自己的密室,族中只有云清氏、云青岩、枫伯几人知晓。

    每当云冲准备着手深入研习某项复杂的武功或学问,他就会习惯性的来到这间密室,直到自己满意方才出关,期间饮食方便云冲就回到地面自己的卧室解决,倒也方便的很。

    密室与外界设有通风孔道,身处其内倒不觉得潮湿气闷,云冲坐到石床之上,凝望着手上的两件东西,一个玉瓶和一方玉简,随后他将两样东西放在身旁,盘膝捏诀开始运起功法。行气三个周天过后,云冲将精神和身体状态调整到了最佳。他双目微微眯起,拿起身边的玉瓶,拔掉塞子,只见一枚青紫色的丹药静静躺在玉瓶中,云冲不假思索仰首一张嘴,就将这枚粹灵丹吞入了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暖流流入腹中,接下来云冲不知该如何做,索性又运起云上诀,开始细细感受身内的变化。就在此时云冲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腹疼袭来,剧痛来的太突然令他猝不及防,咬着牙哼了一声,额头和后背开始冒出细汗,他身子一歪差点倒在石床上。

    过了一会云冲已经疼的保持不了坐姿,他单手支着石床盘膝拼命和腹疼对抗,谁知腹疼越来越剧烈,并慢慢向胸部和腿部蔓延过去,云冲此时皮肤泛红,双拳紧握,双目尽赤,牙齿已经咬出了血丝。但是他只能硬撑,他知道如果此时放弃晕厥过去将不会是什么好事。疼痛一波一波的折磨着他的精神和肉体,此时他却发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仿佛有一些东西缓缓从自己的七窍和皮肤毛孔排出,云冲此时双目已经看不清楚,只能大体分辨是一些黑色的东西,仿佛有一些异味,但他此时哪有余力分辨,硬撑不倒已经是他的极限。

    时间缓缓流逝,云冲从未如此认可度日如年这个说法。不知过了多久,疼痛蔓延到全身来到颈部,云冲此时双腿叉开半躺在石床之上,只凭双臂撑着上身,疼痛来到颈部时已经导致呼吸有些不畅,云冲丝丝的呼吸着空气感受着疼痛慢慢没过颈部来到口鼻,没过口鼻又来到双目,继续往头顶上蔓延过去。又过一刻钟,云冲奋起全力,大吼了一声“啊!”,终于“嘭”的一声倒在了石床之上,吼声在密室内回荡起来,久久不曾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云冲缓缓醒来,随即开始一阵剧烈的呛咳,原来他的口鼻七窍和身上被覆盖着一层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还伴有一阵恶臭。他飞快的爬起身来向地面上的卧室冲去,等他浇了十几桶热水,反复在大木桶中洗浴了三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云冲回到密室将之前的被褥全部换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点燃了一束熏香,云冲开始盘膝坐在床上默默体察体内的变化,内视之下云冲发现体内真气粗壮了一大圈。他忽然想到之前的黑东西应该是体内的杂质,他又运功察看起筋骨血肉,片刻之后更加诧异起来,他发现筋骨变化也不大。云冲默默的思索了一阵理不出头绪,他转念一想杂质从体内排出总不会是什么坏事,他定下心来拿起了身边的另一件东西——云祖所赐的玉简。

    按照先前云清氏的嘱咐,功法应该是记载在玉简当中,云冲从小到大所读之书林林种种,却从没见过此等将文字记载到玉简内部的手段,对此等神仙手段不禁有些赞叹。云冲将玉简拿到手里,将真气运到手指,渡到玉简之上,云冲只觉脑中轰的一声,一篇篆文来到了脑海当中,他赶紧细细研读记忆起来,一个时辰之后,云冲已然背熟了这篇《云下诀》。

    原来传言属实,云诀乃是由云上诀和云下诀组成,此功是云祖根据自身的修真心得所创,是一门极度适合尚未修真之人夯实基础的入门功法,习练此功修真基础必将打的极为扎实牢靠。云诀以拓宽灵脉,增加对灵气的契合度为主,兼可舒展筋骨,对敌自卫,对战招数上来看,云上诀以拳法为主,云下诀以步法为主,是一门不可多得的极品功法。

    云冲边理解边背诵,许多以前习练云上诀的不解之处都豁然开朗,云下诀更是和自己之前所悟相契合,举一反三起来,半日时间过去云冲已将云诀了然于心。他兴奋的走下石床,一运功法打起拳来,这一打更看出云诀的玄奥,只见他如一阵青烟在密室中闪转腾挪,目光很难捕捉到他的身形,出招之时双手或拳或掌,或指或爪,刚柔并济,如云龙探爪,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却又暗合某种奇妙的规律。他的招式越打越纯熟,整间密室之内渐渐产生激荡风声,墙壁四周的蜡烛火光飘摇起来,云冲在气势累积到顶点之时不禁长啸一声,一招“自反而缩”打出,一拳打到石壁之上,只见石壁上印下了一排一寸深的清晰拳印。云冲收回右拳,却见拳头未伤分毫,他望着石壁上的拳印,心中对云诀威力颇为满意,同样是一招自反而缩,此时的威力是日前的数倍,若此时再和云凌对战,云冲有信心十招之内获胜。

    使出全力之后,云冲感到体内真气有些不足,他像往日一样盘膝恢复起体内真气来,片刻之后云冲大吃一惊,按照以往吸收灵气入体的速度,云冲恢复起真气来相当之慢,因为没有修习修真功法,只能靠他自己悟出的“野路子”,可如今他只需一动心念,灵气竟能丝丝汇入体内,片刻之后云冲仿佛“听”到体内有某种屏障碎裂的声音,修为竟然已经来到了练气一层境界!

    云冲大喜之下心有明悟,这定是粹灵丹加上云诀的效果,粹灵丹是纯粹体内灵脉的丹药,之前排出体外的杂质应该是体内灵脉的杂质,灵脉纯粹之后吸收灵气的速度自然大幅提升,加之云诀不凡,竟一举突破到了练气一层。

    云冲大喜之下拼命吸收灵气,半晌过后他发现体内只能吸收一定量的灵气,以后吸收灵气再多也不会增大体内的真气团,灵气只会通过七窍毛孔逸散在空中,不会再转化为真气。发现这个现象之后他叹了口气停止了尝试,心知事不可为。岂知他现在已经创造了修真史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未修炼修真功法而可以吸收灵气转化为真气,真气量还颇为可观,修为更是突破到了练气一层,此事若让外界知晓一定会惊掉许多人的下巴。

    云冲关闭密室回到卧室,吩咐枫伯准备饭菜,他要大吃一顿。此时云冲一手端着一碗米饭,一手拿着筷子飞快的夹着各种菜肴,埋头大吃,边吃边问道:“枫伯,今日是初几?”枫伯站在云冲身后伺候他吃饭,笑道:“少爷,今日是五月十二。”云冲抬头惊问道:“已经三天了么?”枫伯点点头,说道:“不错,自孙少爷闭关之日起已经过去三天了。”云冲一指对面的木椅说道:“枫伯,我早就说过。你我二人之间不必拘谨,您过来坐。”枫伯笑道:“少爷,这是老奴的本分,不可怠慢。”云冲心知勉强不得,转而问道“家里这几日可有什么事情发生?”枫伯点点头答道:“这几日确实发生了不少事情……”

    当云冲一连吃完三大碗白米饭,将碟子里最后一块炖排骨扔进口中之时已经全部知晓了最近发生之事。其一是件不大不小的事,云家此次组织进山采药队伍事宜已经完毕,准备三日后出发进山,值得一提的是对外雇佣的护卫队中来个几位高手,惹得云青峡亲自出手试探。其二是云家得赐丹药的子弟服丹后皆大有收获,尤其是云凌,据说粹灵丹的剧痛蔓延到胸口他才昏厥过去,云凝更是坚持到了颈部!其余子弟也都陆续开启了灵脉进入了练气一层,开始挑选修炼修真功法,云清氏听说以后乐的合不拢嘴。其三是东川县的大事,自当日庞万春得到东川三杰的名头之后,向其挑战者络绎不绝,庞家无奈当日便让庞林挑战庞万春,以免名头旁落,据说那一战庞林并未放水,将庞万春打的猪头一般,云冲听了不禁大笑起来。之后庞林便在风雷台轮番应战各路年轻高手,说起来他也是个修真天才,几日比斗下来气息越发沉稳,竟然一举突破到了练气二层,至今不曾一败。

    云冲收拾齐整以后神清气爽,更见丰神如玉,他转头说道:“枫伯,我要去见祖母。”枫伯点头带路,二人来到云宅的第四进院落。此处庭院深深,树木繁茂,花草宜人,蜂蝶嬉戏,仿若世外桃源,二人沿着小径来到一排屋舍之前站定,云冲刚要开口,就听屋内传出了云清氏的声音,说道:“冲儿,进来吧。云枫,你家老爷请你去东屋坐。”云冲云枫二人不禁诧异,云冲祖父云柏多年不理家事,更别说召见下人,二人来不及多想,分头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