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角叫上玖殿下是上玖殿下的小说-古代小说上玖殿下

    主角叫上玖殿下是上玖殿下的小说-古代小说上玖殿下

    关于上玖殿下的小说完整版《君引九重》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上玖殿下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孟家那小少爷倒是不同凡人那般慌张,脸上惊讶多了些,台下因着这些吓跑了不少人,连同那老道士都有些浑身发

    章节阅读

    孟家那小少爷倒是不同凡人那般慌张,脸上惊讶多了些,台下因着这些吓跑了不少人,连同那老道士都有些浑身发抖,脸色苍白。

    少年郎连忙起了身,大步流星而来,“你真的是神仙啊,了不起了不起,我终于找到了真神仙了。”言罢便要激动的跪地拜师,“大神,请受徒儿……”

    原以为在这凡人面前露两手便已经够了,哪成想我还没有晃过神收了这徒弟,却被某人先了一步:“少爷,少爷,不能拜,现在还不能拜,你忘记了刘公子说的那位活神仙么……”

    提及活神仙,不得不说,我孟娴在世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运气背。

    台下负手行来的那人身影修长,墨色衣袍,袖口与衣襟皆是滚着金色祥云边,剑眉飞扬,眸似星辰,长发似黑色绸缎散落身后,棱角分明的轮廓更胜天外人。止步转身,深邃的眸仁中既有风拂杨柳之温和,又有俯视苍生之凌然。

    这张脸,我自知对它没有什么抵抗力,头次相见已属缘分,这第二次相遇,看来我们之间的缘分倒是不浅啊……

    “尊……”神字还卡在嗓门眼便被他的一个清冷的眼神扫过来,刻意强行打断,我巴巴的瞪大眼睛,直至少年郎兴致大好的给我介绍:“这个也是世外高人,我朋友说他仙法甚是厉害,姑娘,你……”

    “我……”退出——私自来凡间本就触犯了天规,如今再和他打一架……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抬起流光溢彩的深眸,未给我机会澄清:“听说,孟府有一把宝剑,你今日可带来了?”

    祖传宝剑,我迷茫且不会意他这句话,少年郎激动不已:“带了,自然带了。”

    他抿唇,似笑非笑:“今日可是谁拔出你的那把宝剑,谁便是你的师父?”

    尊神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我一头雾水酝酿着怎么换个法子进孟府,那厢已经将宝剑强行塞进了我怀中,淡淡道:“我让着你,你先来。”

    我揣着怀中宝剑顿时想哭,委屈的抬头看他,他倒是笑意盎然,负手续道:“这把宝剑,若非有缘人,定然没办法令其出鞘,你不用紧张,一切自有天定。”

    他愈发这样说着,我便愈发没有低,一切自然是天定,那他还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也是为了那一千两黄金?我狠狠摇了摇头,不可能,尊神不会这样俗的。不过瞧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我竟没忍心拒绝,总之是天定,即使拔不出来也有个台阶下。

    少年郎满眼期望的等着我拔剑那一刻,“姑娘快试试,说不准姑娘就是这把宝剑的有缘人呢”

    有不有缘分我不晓得,我只晓得仔细瞧那宝剑的时候,竟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对了,这把宝剑的主人,便是孟少奶奶吧。

    剑离鞘那瞬间,似乎有道红光乍现,我惶然愣住,不知所措,尊神扬袖便从我手中收回宝剑,复又将剑鞘合剑,少年郎愣了又愣,经的身后奴仆提醒才缓过神,尊神先他一步道:“既然姑娘也是命定之人,那你我也不好逆天而行,既然我俩都乃是孟少爷府中的救命之人,多一人,倒是多一分救你母亲的机会。”

    什么命人之人,什么救命,他母亲又是何人?这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中乱成一团,少年郎莫名的失魂落魄,尊神似早已料到,淡然如水,我目光落在了他玉指握住的那把剑上,前世,兄嫂,殉情,这些,又都有什么关联……

    “孟家夫人十六年前突然得了失心疯,寻遍天下名医无一能治,其实不过是受了惊吓过度,才会如此。”他行在我的身前,听他这些话后,我更加坚定他方才在我拔剑时放水的猜测,昂头看他:“你究竟是谁?你这样厉害,能破得了千玉扇的结界,定然也能十分容易就将我给打败了,为什么还要容我进孟家?”

    他止步转身,明眸剑眉:“进孟府,不是你的目的么?”

    我哑然,安静了许久,他才走近我几分,继续道:“你我是同道中人,进孟府,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目的,你我互不干涉,我何须阻挡你。”

    他衣袖间有浅浅暗香传来,我倏然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只拧着两只袖子打发时间,他见我不说话,便抬起衣袖,修长的玉指扫过我额角散发,拂至耳畔珠玉铃铛叮叮作响,头次有男子对我做如此亲密的动作,我脸上浑然一热,步伐亦是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不晓得是天意弄人还是如何,我脚下恰到好处的踩了枚石子,不偏不倚,身子失了重心往后倒,恍惚之间只见他极快伸出葱白修长的手指握住我手腕,掌心从我手腕玉镯滑过,握在脉搏处。

    秋风瑟瑟,冷风拂面,我呆滞的看着他,面前不知身份的这个人,眉眼清澈,容貌俊逸,倒是十足十的美男子,往日在忘川我好歹也是占了个薄情的名头,多少美男没见过,如今倒是对他……起了贪念……

    他握住我的手腕眉头稍拧,迷茫之间仿若见他嘴角弯起,但一闪即过,抿了抿唇,浅声道:“你还起来么?若是不起来,我便松手了。”

    若是不起来,我便松手了……

    我便松手了……

    松手了……

    一句话自我脑海中萦绕个千百遍,我终于如梦初醒,急忙起了身子,甩开他的手,羞窘的避开他的目光,偷偷揉了揉滚烫的双颊,深呼一口气,食色性也,可这样公然觊觎人家的美色,实乃无耻也,无耻!

    他挑了眉峰,饶有兴趣的瞟了我一眼,继续转身行道:“孟姑娘身为地府的女仙,得阎君器重,怎能不晓得,色字头上一把刀……”

    明明是轻飘飘的话,落入我的耳畔却如雷贯耳,脑袋轰的一声炸成一锅粥,他,竟能看出我对他的心思,这番话,是故意提醒我的么。想来我活了这样多年,倒是头一次对男人动歪心思,还被人给逮了个正着……“我,尊神,我没有,我只是,仰慕尊神英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