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倾城商后绿依-倾城商后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倾城商后绿依-倾城商后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绿依是著名作者绿依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那么绿依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啊……不想了,真烦。”凤天心烦恼郁闷了一个晚上,心情是越来越糟糕,不想再把自己困在房间里,于是出去

    章节阅读

    “啊……不想了,真烦。”凤天心烦恼郁闷了一个晚上,心情是越来越糟糕,不想再把自己困在房间里,于是出去透透气,顺便看看能不能遇到夏无冰,然后找他要个解释。

    既然这家伙不主动来跟她解释,那她就主动去找他要个解释,总之这件事他必定给她一个说法,不管是什么样的说法都行,哪怕他真的是因为好玩才欺骗、戏耍她,她也认了。

    凤天心出了房间,走了许久都没看到一个人,内院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偌大的宅院就她一个人,感觉怪冷清的。

    “人都到哪里去了?”

    平时这个时候都有人在忙活整修的事,就算看不到人也能听见声音,今天怎么会如此安静?

    内院看不到一个人,凤天心只好到前厅去,来到柜台前,看到钱掌柜正在打盹,于是叫醒他,“钱掌柜,钱掌柜……”

    钱掌柜醒了之后看到来人是凤天心,揉着困乏的眼睛说道:“凤姑娘,原来是你啊!”

    “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自从昨天晚上你回房之后,其他人都怪怪的,一大早就不见人影,我猜他们可能是因为二皇子的事离开了。”“离开,为什么?二皇子只是骗了我一个人,又没有骗他们,他们离开做什么?再说了,他们已经跟我签了劳动合同,没有经得我的同意,谁都不能离开。”凤天心义愤填膺道,心里以为文繁儒和素千味等人是真的离开了,再加上她现在心情烦乱,更是火大。

    钱掌柜眯着双眼凑上前,近距离盯着凤天心瞧,刻意压低音量,小心翼翼问道:“凤姑娘,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假装糊涂?”

    “什么意思?”

    “关于二皇子的事,你难道不知道?”

    “你是说夏无冰,沈错?他有什么事?高贵的皇族,还是帝君之子,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能有什么事?”

    “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二皇子的事呀!”钱掌柜瞄了瞄四周,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才敢在凤天心的耳边继续低声说道:“二皇子不仅天生面目丑陋,而且当朝天师还算出他是会给景龙国带来灭顶之灾的不祥之人,所以自小就被皇族嫌弃、丢弃,你别看他出身皇族,其实他的身份并不高贵,就连最为低等的宫女太监都能任意欺辱他。我还听说帝君二十多年来对他不管不问,让他在外头自生自灭,他能活到今天,的确不容易。”

    “什么?”凤天心根本不知道这些,现在知道了,大为震惊,感觉晴天霹雳,原本还很生夏无冰的气,此时一点都不气了,有的只是吃惊和心疼。

    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自从昨天晚上江镇将夏无冰的身份揭穿之后,她就一直以为夏无冰是从小养尊处优的贵族,就算长得丑,不怎么得人喜欢,他也还是个皇子,无论如何都是过着呼风唤雨的生活。

    可是谁知……

    凤天心突然知道这些事,心里更是乱作一团,想急着去找夏无冰,去看看他,谁知这时突然有人踹开雅林阁的大门闯进来,将她吓了一跳。

    “什么人?”

    两个带着黑纱斗笠的男子突然闯进雅林阁,进门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将门关上,显然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他们即将要做的事。

    虽然这两个男子带着黑纱斗笠,但凤天心眼尖得很,从身体形态上便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上前一步,拿下腰间的九玄鞭,做好战斗的准备,冷笑讥讽道:“孟成玉,在我面前你不必遮遮掩掩,反正我已经知道你是个伪君子、真小人。”

    来者的确是孟成玉,以及他的副将李江。

    身份被认出,孟成玉便将头上的黑纱斗笠拿下来,双眼如狼一般看着凤天心,阴冷说道:“凤天心,我真是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在帝都出现,看来我真是低估你了。”

    之前他一直都不知道凤天心已经来到帝都,他甚至认为凤天心不可能来帝都,毕竟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算来了帝都,也会像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卑微的活着。

    可是他错了,错得非常离谱。凤天心不仅来到了帝都,还惹上了紫萝郡主,更让他无法相信和接受的是,像她这样的小人物竟然能够得到文繁儒的相助,不仅将紫萝郡主打败,还害得留王被贬,同时害得他失去了一个往上爬的绝佳机会。留王被贬,紫萝郡主失宠,如今他就算娶了紫萝郡主对他的前程也没有多大的帮助。

    原本他可以平步青云,但这一切都被凤天心给破坏了,他恨啊!

    这个女人不除掉,终究是个祸患,所以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杀掉凤天心。

    凤天心能感觉到孟成玉身上传来的杀气,而且极其浓烈,由此可见,孟成玉现在非常非常想要将她杀掉。

    但是这并不能将她吓着,冷笑道:“我也低估了你的阴毒狠辣,原以为一百万两可以彻底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可是我太天真了,像你这种人利益熏心的人,怎么可能允许我这样的人活在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