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阮小凉言有糖酥-(阮小凉)

    阮小凉言有糖酥-(阮小凉)

    阮小凉的小说言有糖酥,里面的主人公是阮小凉,这里为提供书友言有糖酥的最新试读预览,看阮小凉他们的故事如何发展的,一起来观看吧:“你……你给我走着瞧。”她心慌意乱,狼狈地转身出去,落荒而逃。两兵交锋,这一次,他很愉悦,心情颇好地

    章节阅读

    “你……你给我走着瞧。”她心慌意乱,狼狈地转身出去,落荒而逃。

    两兵交锋,这一次,他很愉悦,心情颇好地端起桌上早已凉透的咖啡,喝一口,嘴角上扬。

    门口,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文森打了一个寒战:Boss有点心理变态呀。

    从东城集团大厦里出来,大马路边,唐酥站在冷风里,心里极不痛快,恨铁不成钢地一脚踢向地面,指着自己的影子苦口婆心地劝:“醒醒吧,唐酥,男色祸国,不要再沉溺于他的美色了。你不要忘了,当初你是如何自取其辱的,一厢情愿的喜欢,不叫喜欢,叫不自量力。”

    她叹了一口气,重新振作起来,挺起胸膛,抬手招车。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来,像一阵风一样,停在了她的面前。黑色的轿车车窗打开,身着紫色呢子、黑色毛衣的薛氏微笑地看着她,朱红的唇色完美,白皙的脖子上是一条金黄的蜜蜡项链。

    薛氏说:“唐小姐去哪里?不如我送送你呀。”

    唐酥笑道:“好啊。”说着,她拉开了车门坐上去。

    真皮的车座触感极好,她摸了摸那细腻的皮质,由衷地感慨,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造孽呀。

    薛氏打断她的浮想联翩,礼貌地笑着,说:“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地聊一聊?”

    她慌忙说:“不用啦,不用啦,您送我去陆家嘴就好了,这一路的时间也足够了。”

    “也好。”薛氏笑道,抬头对司机说,“王叔,开车,去陆家嘴。”

    黑色的轿车敏捷又平稳地拐进长街,驶入车流之中,朝着陆家嘴而去。

    车内的暖气温度有点高,唐酥被吹得脸有些发红,开门见山地问:“阿姨,您是为了唐小果来的吗?”

    薛氏愣了愣,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于是将嘴里那些寒暄的话咽了回去,道:“是呢。我听秦言说,你有一个孩子,叫唐小果。”

    唐酥真诚地道歉:“对不起,阿姨,唐小果的事情,是我自作主张了。当初我把孩子留下来,并不是因为我想做单亲妈妈,更不是因为秦言,而是因为错过了拿掉的最好时间。孩子是在五个月之后才被发现的。”

    “五个月之后?”薛氏不敢相信地道,一个女孩子,五个月之后才发现自己怀有了身孕,这得过得有多糊涂呀。

    唐酥说:“那时候,因为苏淮的事情,我已经焦头烂额了,以为自己只是长胖了一些,所以并没有格外注意。直到后来发现了孩子,再想拿下来已经非常危险了,所以迫于无奈,我把孩子生了下来。我知道,这样做特别不负责任,尤其是对秦家,这会给秦家造成深深的困扰。但是,您放心,我是不会带着孩子去介入秦言乃至秦家的生活的。对此,唐小果也特别能够理解,对他而言,秦家是秦家,如果相见,也仅仅是点头寒暄。”

    薛氏微微张着嘴巴,呆呆地望着唐酥,一时没有了反应。

    她来找唐酥,的确是为了唐小果的事情,但她也仅仅只是想了解一下,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她以为唐酥一定会利用孩子狮子大开口,抑或是异想天开,妄图求一个名分。可是,唐酥什么也没有要,反而急着同秦家撇清关系,这让她措手不及。

    唐酥这是欲擒故纵?

    薛氏不相信地看着唐酥,不放心,道:“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的话,可以开口。”

    唐酥道:“阿姨,您真是太善良了,眼下我的确有一件事需要您帮忙。”她说着,飞快地从包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薛氏,道,“这是我的公司,出于某些原因,我的公众号都被查封了,您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帮我?”

    捏着名片,薛氏看一眼,蓝鲸新媒体广告公司,她道:“网络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问题我会帮你解决的。”

    “夫人,您真是太善良了。”她感激地道谢,“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带着唐小果去祸害秦家的。唐小果和秦家绝对没有半点关系,我会尽快地给唐小果找一个爸爸的。”

    闻言,薛氏很难再怀疑唐酥的诚意,她想起今日的娱乐头条,如果唐酥和苏淮在一起了,唐酥这样着急地同秦家撇清关系,倒是合情合理的。

    陆家嘴到了,黑色的轿车将唐酥送到了公司楼下,她弯腰一再道谢。告别了薛氏,目送黑色的轿车离开,她转身上楼。

    唐酥上了七楼,公司门口挤满了人,有记者,有粉丝,还有同一栋大厦里瞧热闹的。

    远远地,唐酥停下来,转身拐进了卫生间,躲在卫生间里给小编打电话,问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

    电话里,小编从一堆人中拼命地挤出去,一边挤,一边说:“唐酥姐,你可千万别回来,公司门口堵满了人,一群粉丝说要找你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