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若许如梦佳期》小说by焦糖-焦糖作品

    《若许如梦佳期》小说by焦糖-焦糖作品

    《若许如梦佳期》是作者焦糖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是苏冉念凌从寂。讲述的是“这案件资料是谁负责的,苏冉念你……”凌从寂恼怒抬头,望见空无一人的办公桌,才恍然记起,苏冉念已经死了。死在了大海里,连尸体都找不到。心又莫名其妙痛了起来,凌从寂烦躁放下手中的笔,端起

    第10章 不再

    “这案件资料是谁负责的,苏冉念你……”凌从寂恼怒抬头,望见空无一人的办公桌,才恍然记起,苏冉念已经死了。

    死在了大海里,连尸体都找不到。

    心又莫名其妙痛了起来,凌从寂烦躁放下手中的笔,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可眉头却皱得更紧了,这咖啡的口感半点比不上苏冉念泡的……

    凌从寂一愣神,回想起来,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想到苏冉念了,心口猛然又刺痛一下。

    他盯着苏冉念的桌子质问着自己,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为什么总会记起?

    吐出一口浊气,他端起杯子亲自去茶水间,不成想又听到了苏冉念的名字。

    “冉念姐真是可怜,明明是受的无妄之灾,可最后竟然死无全尸……老大也是薄情的可怕,把冉念姐害到了这个地步,明知道她家里没人了,竟然连个葬礼都不给她办!四年的左右臂膀啊,竟然落到如此下场……”

    “谁说不是呢,其实从魏若音来那天我就隐约感到不对劲,果然……哎,也不知道老大怎么想的,苏冉峰那案子摆明了有问题,可他竟然一心偏帮着魏若音,完全是昏君的做派。”

    “你们不要命了,在公司竟然敢讨论这些,不怕老大的雷霆手段招呼你们?快散了散了……”

    人走光之后,凌从寂才冷着脸从另一边走了出来,这才发现手中的马克杯已经被他掰断了柄,碎片刺进了手中,鲜血都已经流了满手。

    胸口淤堵着,将杯子扔进垃圾桶,可胸膛的闷痛却并没有随着杯子而扔掉,一种无所适从的空荡充斥心间,像丢了最珍贵的宝贝。

    他真的对苏冉念很差?

    不!分明是她自己不识好歹,如今死了竟然还扰乱自己的心神!

    莫名的心疼萦绕着,凌从寂有史以来第一次早退。

    鬼使神差开车到了和苏冉念曾呆了四年的小屋,打开门,一室的清冷。脑海中不可制止回想起,苏冉念还在的时候……

    倘若她还在,她会微笑着过来接过他的外套,温柔小意说一句,“你来了……”

    她会做好一大桌的饭菜等着他,每次都有汤,还会劝他多喝一点,因为他的胃不好……

    怎么又想起了她?

    凌从寂疲惫躺在沙发上,从来不知道苏冉念在他的脑海里竟然这么清晰,哪怕这里的已经没有了她的任何东西,可无论望向那一处,却总能回想起她的影子。

    凌从寂揉着眉心,这几天来难以安睡的他竟然渐渐入睡,梦里一阵迷雾,他见到了苏冉念渐行渐远的背影。

    “苏冉念!停下!”他追着,可两人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心中的恐慌那么清晰,可这一次她却没有微笑转头,“苏冉念!”他大喊着醒来。

    原来是个梦,可心底的失落这么明显,恍然间厨房那边似乎传来一阵响动。

    “苏冉念?!”他下意识奔过去,可见到厨房的人是魏若音时,心底的激动瞬间消失无踪。

    他无法忽略心中的失望,皱眉问,“你怎么来了?”

    自从那天晚上赶走苏冉念之后,他便没来过这里,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第二天早上他竟反悔没有让魏若音搬来这里。

    “从寂,你醒了。”魏若音瞟了一眼神色不善的凌从寂,又微笑解释,“我过来找你,见门开着就进来了……”

    凌从寂的神色并没有因为她的解释有所缓解,语调淡漠问:“你的伤不是没好,怎么不在医院好好呆着?”

    凌从寂没说出口的是,他竟然排斥魏若音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