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宁七七小说 《顾先生追妻要负责》全文免费阅读by苏冉顾裴深

    宁七七小说 《顾先生追妻要负责》全文免费阅读by苏冉顾裴深

    宁七七所写的《顾先生追妻要负责》这本小说立意明确,随着故事发展,主角苏冉顾裴深的人物性格也变得饱满,以下是《顾先生追妻要负责》第7章介绍:寸头说着,松开露露,动作迅猛的拿着匕首冲顾裴深刺去。顾裴深正和黄毛扭打,对寸头的动作毫无防备,眼看就要被中时,苏冉忽然推了一把寸头,闪身挡在了顾裴深的身前。“不要!”随着这一声呼喊,锋利的匕首擦过苏冉的左肩,有

    第10章 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伤

    寸头说着,松开露露,动作迅猛的拿着匕首冲顾裴深刺去。

    顾裴深正和黄毛扭打,对寸头的动作毫无防备,眼看就要被中时,苏冉忽然推了一把寸头,闪身挡在了顾裴深的身前。

    “不要!”

    随着这一声呼喊,锋利的匕首擦过苏冉的左肩,有惊无险的停在了顾裴深心脏的位置。

    好在苏冉个头不高,匕首只是划破了她的衣服,不然这一下,不管是刺中顾裴深,还是刺中苏冉的肩膀,后果都不堪设想。

    顾裴深一脸惊愕,苏冉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顾不得害怕,仍旧站在顾裴深身前,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冲两个男人说:“两位大哥别误会,露露她欠了我们钱,我男人他也是一时着急才会得罪了两位,我们的账回头再说,你们带露露走吧,别为难她。”

    苏冉生怕顾裴深不依不饶,暗自拉着他的手握了握。

    她的指尖冰凉,因为紧张,整个手掌还带着些薄汗,从她的手掌贴上顾裴深的手背时,他便知道她在害怕,认识到这一点,他没有说话,听从了她的暗示。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寸头男凶神恶煞的说:“要不是怕我们老板等急了,今天弄不死你!”

    寸头男说完,往地上啐了一口,带着已经瑟瑟发抖的露露离开的楼梯间。

    他们走后,苏冉像是虚脱般的晃了晃身子,喃喃自语般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也跟了过来,是不是把你的事情搞砸了?”

    “这不怪你。”

    顾裴深急忙扶住她,感觉到她身体在颤抖,他揽住她的腰身略带责备的说:“怕成这样刚才还逞能!”

    回想刚才的一幕,顾裴深也后怕,明晃晃的匕首,她一个女人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冲上来挡!?

    苏冉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她无力的冲顾裴深说:“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伤。”

    苏冉说着,视线落在他受伤的手臂。

    “伤口给我看一下,要快点处理。”

    顾裴深神情浓重,挡住她试图替自己止血的动作,沙哑着声音说:“先回车里再说。”

    两人出了会所,顾裴深拿出手机打电话,苏冉则去了不远处仍在营业的药店买了纱布和绷带。

    回到车上,苏冉示意要为顾裴深处理伤口。

    为了方便包扎,顾裴深脱下了衬衫,裸露的上半身肌肉线条明显,看起来十分养眼,苏冉脸色微红,视线定格在他受伤的右臂不敢看他。

    伤口流血已经基本止住,苏冉拿着酒精棉球替他擦拭了伤口、缠上绷带和纱布。

    她虽然动作熟练,但是做这一切的时候她却头皮发麻,眼睛里也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像是感觉到她仍旧紧张,顾裴深问:“你不是专业的吗,看见血怎么还会害怕?”

    “我怕弄疼你。

    ”苏冉抬眼看他,有些不自然的说。

    看到她微微发红的眼圈,他怔住。

    “看不出来你这么在乎我?”他问,声音透着些促狭。

    苏冉摇头:“平时都是替陌生人处理伤口,换做是自己认识的人,多少都会有些担心。”

    听到这个答案,顾裴深莫名的有些失落,他重新穿上自己的衬衫,抬手撩开苏冉的衣服领子,看到她左肩上一道透着血丝的划痕,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以后不准做这样危险的事了。”

    苏冉乖乖的点头,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波光潋滟,看的顾裴深心头一跳。

    他转过头不去看她,烦躁的掏出一根烟点上,眼睛盯着对面的会所。

    苏冉见他沉默,并没有要走的样子,于是试探着问:“我们不走吗?”

    “等蒋川来了就走。”

    话音刚落,顾裴深便看到蒋川的车缓缓开了过来,他降下车窗,冲蒋川挥挥手,又指了指对面的会所,两人交换了眼神,顾裴深便发动车子驶离了那条街。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顾裴深一边开车一边说。

    他这一问,苏冉才想起今晚两人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她迟疑了一下,报上自家地址。

    顾裴深见她犹豫,狡黠一笑:“你好像很失望,想跟我回家?”

    “不是。

    ”苏冉急忙否认,忐忑的说:“人肉搜索的事,你.....”

    “已经让人停手了,我说到做到。

    ”顾裴深不屑的打断她。

    “今天太晚了,你又一副吓怕了的模样,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养足了精神明晚再说。”

    他的语气平静,却像是提醒苏冉,该做的事,他一点也没忘。

    苏冉语塞,耳根发热,半晌后才讷讷的“嗯”了一声。

    第二天,苏冉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下班的时候,完全忘了和顾裴深的约定。

    她和几个护士一起下楼,说说笑笑的朝医院门口走,经过停车场时,忽然身后有车子鸣笛,苏冉回头一看,一辆她不认识的跑车跟在自己身后,开车的人,是顾裴深。

    他没有像昨天那样,事先和她约好并在医院外等,就这么招摇的开着车进来了。

    才和谭峻离婚,就被人看到有开跑车的男人来接,苏冉怕被人说闲话,面色尴尬的和几个护士挥手再见,快步上了那辆车。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苏冉的语气有些急促。

    顾裴深撇了她一眼,看到苏冉脸上不安的表情,眸光一黯。

    车子驶离了市医院他才闲闲开口:“怕人误会?”

    苏冉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

    看到她拘谨的样子,顾裴深忽然笑了,带着些许傲慢,他问:“被误会的话,我们谁吃亏?”

    “....我。”

    “嗯?”

    顾裴深微微蹙眉,带着不满转头看她。

    苏冉只好低声改口:“你。”

    “没关系,我不怕吃亏,以后经常来接你怎么样?”

    “不要!”苏冉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车内陷入了沉默。

    苏冉看着窗外,发现今天走的路和上次不一样,她试探着开口打破平静:“我们要去哪?”

    “去吃饭。”

    顾裴深的声音透着些冷意,说完之后,车内再次安静了下来。